Pure Resonance Special Edition Sea Green
Pure Resonance Special Edition Sea Green
Pure Resonance Special Edition Sea Green
Pure Resonance Special Edition Sea Green
Pure Resonance Special Edition Sea Green

Pure Resonance Special Edition Sea Green

CHF 59'000.00

Pure Resonance是该系列中第二款利用 Claude Greisler里程碑式成就的手表,它以全新的方式驾驭了“共振现象”。

 

清除
Category: SKU: N/A

规格

特点
两个独立的对称镜像调节器

表壳
锈钢
直径:42mm
高度:12毫米
上表耳和下表耳的距離: 48.57mm
防水深度:50米

表盘
手工制作的海绿色针

指针
不锈钢

表带
提供一个鳄鱼真皮表带以及一个额外的橡胶表带

表扣
随附一枚黑色鳄鱼皮表带,配备不锈钢双折叠表扣

描述

Pure Resonance是该系列中第二款利用 Claude Greisler里程碑式成就的手表,它以全新的方式驾驭了“共振现象”。

Pure Resonance与众不同的能力在于稳定地维持共振状态,这是重新定义腕表实际计时精准度范围的最好体现。

共振现象:史无前例的计时稳定性

共振手表之所以如此罕见,正是因为它们的设计和生产异常困难,因为它们必须需要将两个手表表芯组合成在一起,使用两个独立的主弹簧、齿轮组、擒纵机构和摆轮。

共振手表需要它的两个摆轮找到同步的节奏,以便不断地相互调节。

接下来的挑战是始终保持振荡频率的稳定性,以利用共振现象提高计时精准度。

历史上,即使是最伟大的制表师也无法应对这一挑战,因为这一现象的脆弱性使其很难始终保持应对干扰的回弹力;尤其是在手腕不断进行不可预测运动且经常“撞到东西”的情况下。

维持稳定的共振状态:解决200年问题的方法

在追求稳定的的共振状态中,Claude Greisler最终得出结论:想要通过Abraham-Louis Bregue的方法,即通过精确地靠近摆轮来实现共振的方法对实现计时精准的效果甚微。

 

Greisler的目标是利用腕表中的共振现象,使其具有足够的稳定性,即使手腕的位置在不断变化,其仍能如航海计时器那么精准。

航海计时器的精准度是以稳定性作为唯一的目标;这意味着它需要精确地增减每一天的每一秒钟,而没有一丝变化。

与标准腕表的可变加减法相比,两者的区别就显而易见了。

为了实现Greisler的这一番抱负,这就需要用到两个摆轮持续地相互动态调节。

最终,Greisler需要回归第一原理寻求解决方案,并对Christiaan Huygens(数学物理之父、钟摆钟的发明者;他在 Breguet 出生前50多年就已经去世了)的共振理论进行深入探索。

Greisler想在他的解决方案里仅用他的钟表匠祖父可能曾使用过的同种材料,Greisler开发了他的钢制“Huygens共振离合器弹簧”。

 

他花了三年时间来完善它的形状和特点:重新计算、优化、模拟、测试、重新测试,并实现了渐进式的改进,直到它演变成我们现在看到的“Huygens 离合器弹簧”。

这种专利的离合器弹簧设计通过同步两组振荡器(包括成对摆轮和平衡弹簧)保持最佳的共振状态,Huygens称之为“奇怪的和谐”(以完全一致但方向相反的方式振荡,同时以反相位同步)。

这两个有趣的共振摆轮连接的专利共振离合器弹簧

完全专注于精确提供时间

腕间的“动感艺术”

最先进的基本款机芯ARF16展示了其共振调节器和Huygens 共振离合器弹簧。

桥板装饰简洁、醒目的日内瓦条纹,这也是首次采用直线纹饰。

它令人叹为观止的精加工表芯往往被忽视,因为它的离合器弹簧令人沉醉的跳动和两个摆轮的同步运动(以及可选的玑镂雕饰表盘)让人着迷、让人分心,大部分的注意力都被它们吸引了。

“我的主要目标是通过稳定地保持共振状态来提高计时精准度。但这种稳定性也是我们手表表盘上保持动态壮观景象的先决条件。经过大量的时间和努力,我们的技术和美学抱负最终都实现了。”

 

Claude Greisler, 联合创始人和制表大师

Calibre ARF16

Manual, 48-hours power reserve,
off-centre time indications
Frequency: 25’200 vph
Number of jewels: 38
Number of individual parts: 206

To the Calibre

所有变种